夏の大三角

“My bright future must be with you.”
存文处。
©如月苹果(asdapple) 2016-

【喻魏】他,小孩儿,还有情书

【我只是,找东西的时候,看到去年朋友写给我的信但是我还没有回,开的脑洞。

我,就是,这么,任性。

文章©asdapple[对,没错,就是帅气的我x我又来深夜报社了x我以后写文章也要带署名,因为在文章最后会毁气氛,所以,就是这么愉快的一回事x鬼

虽然我是个逗比,但是,我的文风,很欢快[屁】

——————————

他和他是邻居,他看着他成长,从蹒跚学步的小孩长成比他还高的少年;

外向的小孩子从一开始追着他不放像小尾巴似得追随到后来一心扑在学业上,偶尔在傍晚出门散步时才能和他擦肩而过。书包看起来怪重的,人也变得沉稳起来。

他的字从小时候的歪歪扭扭到少年时逐渐变得如他一样好看,几分秀气却不妖娆;

他给他写信,被他嘲笑说败家,但他还是坚持了,每天写,每天让他看小孩子总会坚持自己觉得重要的,他也就顺了小孩儿的心意。

一开始他还耐心地把信拆开看,每天都会有的信,说学校里表现很好,被表扬了想要和他分享,想看他也开心的样子,说想要他带自己四下里找朋友玩,炫耀自己有个小孩儿这么粘着他;

人总会厌倦的吧,受到邀请要随着工作搬走的他听着孩子的哭闹心烦。他开始无暇顾及,他发现小孩儿不过是个孩子不过是千千万万个小孩子中一个,也许他好看些,安静些,听话些,但他不过是个小孩儿是个自己玩的好的邻居;那正是他职业生涯最灿烂的时光,何必耗费在一个小孩子身上。

小孩很聪明,知道他有些烦了,乖乖的不打扰他。

直到一直跟着他的小孩儿亲手打败了他;

他惊觉过去了这么多年,他的小孩儿,他已经读不懂了。

他暗自神伤,收拾了东西想要回去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

他的小孩儿站在寝室门口看着他把东西一点点收拾好,没有说话。

三天后的早晨他到了家,打开院子外面的邮箱看到里面塞满了信,不用说都是小孩的,他固执地给他寄信,给他不在的家里寄信。

就算是邻居,走一步就可以过来。

没有人会跨出这个距离。

以前没,后来也不会有的。

他慢慢的拆信,一封一封的读。

印象中小孩儿的字总是歪歪扭扭的,但是打开信封时却全都是清秀的笔迹。

想到那时候的小孩儿会对他露出甜甜的傻傻的笑,回家时会背着书包跑到篱笆边上冲他打招呼。

各式各样的信纸,各式各样的故事,多年来不变的习惯。

嗯,还有情书。

给他的。

从他走了以后,每年都有的情书,姑且称为情书。

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长大结婚后,会给自己的孩子说起年少不懂事做过这么荒唐的事情吗。

如果他不回来的话这样有什么意义?

有手工课折纸上干脆的告白说我喜欢你;

有学校里偷空夹杂在草稿里的一句我喜欢你;

有毕业时集体照背面的,我已经长大了但是我还是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如果说狂人日记字里行间写满了吃人,那么这堆信里就写满了我喜欢你。

太沉重了,这感情压得他没办法呼吸。

他一直在追寻自己的荣耀,不曾停步,不愿回首。

是否该庆幸他一路跌跌撞撞还是追赶上了他,

并且,超过了他。

我可以做的比你更优秀,现在请你看着我。

该换你追我了。

后生可畏。

他叼起一支烟,坐在曾经看他的小孩放学的位置,那个角度可以看到门口的信箱,曾经他会期待信箱里有幼稚的问候,只要他稍稍低头。

他笑着为他点上烟,烟雾模糊视线,看不清他的笑脸。

多久没好好看过他的小孩了。

烟太呛了。

“后生可畏。”他吐出烟圈叹气,眼光看向小孩背后的夕阳。

“后生渴魏。”小孩微笑着回应他。

小孩,不,现在已经比他还高了。

也早过了少年的年纪。

当年追着他不害臊的说着让他期待的,甚至于脸红心跳的情话的人,早该有自己的心事了吧。

也许吧。

带回来的行李里夹着被物件压皱的,还未寄出的信件。

我一直在等你。

烟呛得他流泪,还是找个什么时候戒掉吧。

他写过那么多情书,寄给也许不会回来的人,从追着他四处跑一直到长得比他还高的这段时间里,从未停过。

只是庆幸那些情书,统统是寄给他的。

恋人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他的信每一封都是情书。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夏の大三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