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の大三角

“My bright future must be with you.”
存文处。
©如月苹果(asdapple) 2016-

【大概没cp的SSR师】关系超好的SSR,脾气也是超好的

无论如何都想把这(些)个脑洞给写出来,于是就写了。

关系超好的SSRdalao,脾气也是超好的。

不,我也不知道有什么cp,假装没有就行(你非要说有什么cp,我也不知道,我不觉得我有写……好吧大概有崇拜阎魔的判官和酒吞吹的茨木,但是不是cp哦没有在写cp

对于有些式神的语气有点难以把握()

只是一开始想到,茨木的手召唤出来会不会对阎魔的地府产生影响(类似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脑洞,于是就写了。

1.

“然后呢,发生了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

这件事正发生在阎魔阴森森的阎罗殿,要说是冥界或者地府也可以,总之就是这个冷清恐怖的地方。

青行灯绘声绘色的说着,夸张的表情把整个故事渲染的更加恐怖了,而这时候,她的故事被别的声音打断了。

“时间到了,阎魔大人,还有青行灯大人。”

“哎呀。”青行灯露出了可惜的表情,接着她起身,笑眯眯的对阎魔打招呼道,“那我等会回来继续给你讲故事吧。”

“嗯,好啊。”阎魔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她。

人间的中午时分,正是阳界的阴阳师们斗技的时候,此时正是青行灯契约的阴阳师唤她去作战。

“阎魔大人,我也出去啦。”

骑着一只锅子的少女,往日是不敢长久在阎魔身边逗留的,不出半日就会被阎魔捉弄的狼狈逃出去,此刻她却恭恭敬敬跑来对阎魔道别,“有阴阳师和我结成契约了,所以我要去给主人家做药汤啦。”

“嗯。”阎魔对于将药汤的摊子丢在一边不管不顾而是去阴阳师那边打下手这件事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平日里审讯亡魂的工作也用不着这个小妖,便放行了。

接管新来的亡魂和安置接受审判的亡魂之类的,大可交由身旁的下属判官。

…嗯,是判官。

“汝要去哪里?”阎魔质问了一声,打算偷偷摸摸溜出去的判官一激灵:“阎魔大人…”

“在下要去准备审讯亡魂的事情了…还有…很多的工作。”
非常多的工作。

要去御魂塔看守八岐大蛇,要带着不靠谱的下属镇守地图的某一个王点,要去监视晴明收集他罪恶的证据…还有为了获得晴明的信任而为他努力工作的事情。

甚至还有帮孟婆卖掉那些看起来难以下咽的孟婆汤的请求。

当然了,处理掉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就可以回到阎魔大人的身边了。

鬼使黑和鬼使白,说是忠于职守也好,说是离开了地府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也好,也许被哪个阴阳师给结了契约带去作战了也好,总之也是不知去向,这样 偌大的阎罗殿,就只剩下了阎魔一人。

和前些日子被带来的黑童子和白童子。

没有冰山在,也不全是些无趣的事情。

2.

“让我来带路的话,那就把你带去地狱哦。”

飘然落在青灯上的女子笑着,将彼方的鬼火收入囊中。

被阴阳师收作式神其实是件无趣的事情,在外无拘无束的她得到了回合便可使用吸魂灯将那些寻到她的阴阳师送去地狱,收来的鬼火又可再次发动吸魂灯…不像现在,身边名为座敷童子的小式神看起来奄奄一息,怕是在自己的回合没办法得到鬼火供应了。

要不是看着在斗技场上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妖怪,听到形形色色的故事的份上,青行灯其实是不太愿意作战的。

“诶,说到这种你死我活的战斗。”

青行灯说。

“那就是比赛,看谁先把对方送去地狱吧。”

“青行灯姐姐知道地狱是什么样的吗?”

坐在山蛙头上的小白兔子转过头来看着她。

“算是知道吧,不过,有人比我更加清楚。”

“吸魂灯。”

她说。

“看来,对面的家伙们会知道呢。”

“青行灯姐姐…好厉害啊。”小山兔看着对面的式神变成小纸片,由衷赞叹着。

“等他们回来告诉你地狱是怎样的吧。”

3.

“那个,我是阴阳师契约的式神,等到战斗结束的话,我就回去了哈…又来打扰地府的你…抱歉了…”

带着兜帽的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坐在前方审判她的阎魔,“还是说,这样你还是要惩罚我吗…?”

阎魔看了看自己身前排起的长队,有着羽毛的小男孩,背着棺材的僵尸,身后亮着鬼火的冷漠的小矮个子女孩子。

好嘛,就知道是这种下场了。

那些人间的阴阳师技艺不纯属导致战斗失败的这段时间里,战败的式神游离的意识被引到地府,只要战斗结束,她们就会回去。

只是会平白给地府增加工作量罢了。

真正的亡魂怕是参差其中。

反正是有着大把时间,阎魔于是伸了个懒腰,一个个审视着这些所谓亡魂。

“让你看到我这么丢人的样子了哈哈…”夹杂在队伍里,不知道是谁家契约的鬼使黑傻乎乎的笑着,对飘过来的阎魔打招呼。
“叫镜姬的御魂太厉害了,我一刀砍下去,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4.
判官提着他的笔飞快的往地府的方向赶回去。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一摊子事,打算尽快赶去阎魔身边帮忙的判官,被一个身着狩衣的男人拉住,“谁家的判官?有空吗?来帮个忙?”

判官很想告诉他说自己不是阴阳师契约走的判官而是地府的判官,但是显然这个阴阳师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判官被阴阳师拉走,迅速的跑去了一个地方。

判官心里暗暗叫苦。

山兔娴熟的蹦哒,姑获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晴明手下工作和监视他的判官再清楚不过,自己应该是被哪个阴阳师抓走开传记了。

身边有个幼小的阎魔,蜷缩在亡魂形成的云朵里,被另一只姑获鸟小心保护着。

“今天的魂八居然没有判官了,没有也好,更稳一点,大概以后就能单刷魂九了。”

那个阴阳师这么说到。

判官很想给他翻一个白眼。

5.

八,九,十。

判官在心中默数着,等到第十次面无表情的踏过大蛇的尸体之后,他听到阴阳师欣喜的声音。

“啊啊啊啊我终于解锁阎魔传记啦!”

“恭喜啊。”判官说,他琢磨着这下该放我走了吧,接着阴阳师把什么东西放在了他的手里。

是阎魔的碎片,整整10片。

“…哎。”这是一个只想听阎魔读传记的耿直阴阳师啊。

手捧阎魔的碎片的判官愣住了,身边的阴阳师欢喜过了以后又问他,“哎兄弟,你还有没有别的式神,也来开个传记?我带你就好。”

“没有,在下告辞了。”判官逃一样的离开了,小心的把阎魔的碎片给收好,听见身后的阴阳师冲他喊着,“多谢了啊大兄弟,你的判官好厉害啊,有空加个好友呗。”

6.

揣着碎片的判官远远的看到了围着自家家主的桃花妖童男和跳跳哥哥就想打人。

不不能打人,在阎魔大人面前要有好形象才行。

接着判官就是一道墨意打出去了。

平白给阎魔大人增加工作量这种事绝不原谅,追着复活系式神打算把他们轰出去的判官被阎魔拦下了。

“阎魔大人?”判官很茫然。

“汝身上有别的吾之气息。”阎魔大人这么说了。

“有什么故事吗?”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不,没有,绝对没有,在下对您是一心!就算是阎魔大人,在下也不会对别的阎魔大人动心的…”

“和阎魔一起作战的判官不会解锁阎魔的传记哦。”

同样是阎魔的声音,但是听起来却幼小很多。

之前受了判官的帮助解锁了传记的阎魔,望着眼前一脸狼狈的判官,她的身上是六个不成套的御魂,每一个御魂都有副属性的速度提升。

“对面的兔子太快啦,比我这边的兔兔还快。”小小的阎魔吐吐舌头。

怎么能带刚出生的阎魔大人去斗技呢,被对面戳伤戳疼可怎么办,因此判官每次到了斗技的时间都会偷偷摸摸溜出去,不愿意去看这边排成长队的山兔镰鼬和座敷童子。

7.

青行灯在斗技结束之后又来到了地府,她兴高采烈的出现在了阎魔面前,“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不出名的小妖的故事哦。”

“是什么不出名的小妖怪?”阎魔问道。

“诶呀,是盗墓的小鬼的故事,是个漂亮的小妖怪呢,想听她的故事可废了我一番功夫,这么一个漂亮的妖怪,对自己的实力却没有信心,明明去参加斗技取胜30还是40回很好办的说——嘛,总之我听到了这个故事哦。”

“唔,那倒是很有趣。”

“对吧?这个小妖怪她不是完全没办法作战嘛,于是,我家阴阳师就用上了叫做兵俑的式神,这样对面就会集火去攻击兵俑啦,我是无所谓对手是谁都手下毫不留情的把他们踢进地狱——哎,那样的话就会给你增加工作量了吧?不过 这也是为了听到更有趣的故事嘛。——总之,胜利了哦?兵俑那个大个头,明明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但是却对盗墓小鬼说,你到我身边去,有我在,他们都不会伤害你,这样的话。真有趣呢,所以立刻就想分享给你啦。”

“真是有趣的妖怪。”阎魔笑着赞同青行灯的观点。

“说到兵俑,我有没有给你讲过他的故事?啊,说起来,有一件事要你帮我的忙。”青行灯忽然想起来一样,“最近有阴阳师来叨扰我,我虽然也没有意见,不过被我的家主之外的阴阳师给踩翻在地上拿走我的一部分也很没劲啦,怎样?把你那两个鬼使借我用一下吧。”

“好啊。”阎魔就这样把自己的下属卖了。

“感谢你啦,我还找到了一只落单的小动物帮我守着呢,有空我也给你讲讲那只小鹿的故事吧。”

8.

判官害怕。

判官害怕自己家主阎魔一高兴,拱手把自己送给青行灯当守门的。

不过阎魔看起来没有那个意思。

谢天谢地。

9.

在青行灯和阎魔畅聊了很久以后,一个红发生有角的大个子妖怪来了地府。

判官拦住了这个茨木童子,心说你小子敢来就别走了留下卖孟婆汤吧。

“青行灯在吗,就是那个和阴阳师契约的青行灯。”这个茨木说。

“大人正在和我家主谈事情。”判官拦着这个茨木童子不让他过去。

“啊你好麻烦。”茨木童子晃了晃他空空的衣袖,伏下身去。

那个姿势是,判官心说不好,身后的阎罗殿就是一阵地动山摇。

10.

“然后啊,鲤鱼精会吐出很漂亮的泡泡。”青行灯说。
她的对面坐着阎魔。

然而整个阎罗殿突然就是一阵地动山摇,接着一只鬼手出现在青行灯身边。

“靠好烦哦。”青行灯望天,把吸走的鬼火递给了阎魔。

阎魔看了一眼那只鬼手,“开门”那只鬼手的主人说。

“不开。”阎魔接过青行灯的鬼火,一个冤魂重压打了回去。

“啊啊啊啊阎魔你这个老太婆!”门外的茨木童子好气哦,但是没有鬼火了。

“何方妖怪在这里撒野。”阎魔懒懒散散的飘出来,青行灯也懒懒散散的飘了出来。

“老太婆你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沉默我,你知道挚友就在旁边看着我出丑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超丢人的!不能用地狱之手的我是要当兵俑嘲讽对面揍我吗?”

“汝每次用汝那个地狱之手”阎魔说,“吾之阎罗殿都像是要地震。”

“怪我咯?你这个吝啬的老太婆,倒是把我的鬼手还给我。”

“不给汝。”

“你不把我的手还给我我就天天来吵你。”

“汝要是震塌了吾之阎罗殿,”阎魔说,“酒吞童子来找吾就只能坐在门口喝酒了。”

酒吞童子的确也会找阎魔一起喝酒,他还会和荒川一起喝酒,他还会去边听博雅吹笛子边和晴明一起喝酒,但是酒吞童子并不和茨木一起喝酒。

“挚友…。”茨木郁闷的抱头,“我要是没有鬼手,就不能帮挚友管理大江山了。”

“茨木…你每次用你的鬼手,就会把家里的地板打出一个大洞。”

“你是笨蛋吗?没有手我怎么吃饭?晴明也不给我多备一份餐具。”

“汝每次使用汝的鬼手,吾的阎罗殿的天顶也都会有一个大洞。”

茨木说不过青行灯,有点怨念的蹲在一边。

“这样,我给你讲讲这个笨蛋的故事吧,”青行灯说,“酒吞童子和晴明大人一起喝酒的时候…”

11.

自阎罗殿中飞出些粉色的冥蝶,飞到了粉色衣服的女孩手中,接着朝女孩对面飞了过去。

“这真是好酒啊,”晴明赞叹着,对对面的酒吞童子说,酒吞点点头,看了看杯中的酒,随后一饮而尽。

“这真是漂亮的蝴蝶啊,”青行灯说,“粉色的蝴蝶真是漂亮,不过,青色的也很漂亮,对吧?”

“嗯,”阎魔看了看那些蝴蝶,“这些蝴蝶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阎罗殿,接着,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

“这些冥蝶会被我家的阴阳师神乐大人召唤走哦,那位大人是个很不错的阴阳师。”

“明明是个笨蛋阴阳师吧。”茨木童子闷哼了一声。

完全忽略掉茨木童子,阎魔说,“我的阎罗殿也有很多的故事和有趣的东西,你想听听吗?”

12.

“茨木他说想要去找阎魔要回自己的手臂。”晴明饮尽酒说道。

“他一个人去的吗?”酒吞的目光从酒转到了晴明身上,杯中的美酒散发着香气。

“青行灯大概也会在吧,不过,应该不会帮他说话,怎么了?你担心他吗?”

“…算了,我没兴趣。”

“好,我们喝酒吧。”晴明笑了。

“真是不错的酒啊。”

13.

“这些小鬼,在鬼使白和白童子需要的时候会被召唤出来,当然,吾也会在我的对手阵亡的时候召唤出他们的。”

“哦!真是好玩啊,这个…好软啊,”青行灯戳着阎魔手中的小鬼,“话说阎魔,你什么时候打算来我这儿玩玩?”

“汝是说,要吾做那阴阳师的式神?”

“来嘛?我家大人他还没有和您结约,不过,也不勉强你就是啦,怎样开心就怎样来才是最好的。”

小鬼发出了几声鸣声,青行灯好奇的看了过去,发现似乎少了几个小鬼。

“许是被谁召唤走了。”

“阎魔,你这个小鬼怎么做出来的?我好想自己做一个玩玩啊。”

“…吾在对面阵亡的时候…就会召唤出这个。”

“这个,能不能教教我啊?我想听听他的故事呢。”

“无妨。”

14.

“那么,”青行灯爱不释手的将几个小鬼抱在怀中,“我就回去啦,你要是想来玩,”青行灯说,“欢迎来玩哦?就算不是契约的方式来看看也好~”

“好啊。”阎魔说,“回去的路上小心。”

“就算是死了也是要到你这里来的嘛(*`▽´*)”青行灯真打算飘出去,就有个东西掉了下来,是个血肉模糊的亡灵,同时,数个鬼手缠上了不断挣扎的亡灵。

“…”青行灯被吓到了。

“咋样,我就说我一刀就可以送他下来的啦?…呃,话说,你为啥还没走啊。”

“青行灯大人?您…被吓到了吗?”鬼使白看了一眼才被丢下来的亡魂,放了个小鬼把血肉模糊的亡魂给吞下,然后转过头来对青行灯抱歉道,“我没想到您还没有回去,刚才让您看到的东西是否吓到您了?真的很抱歉。”

“没事,不过,这个小鬼还可以直接吃掉别人吗?”青行灯顺手把之前阎魔送给塔的小鬼中的一个丢在地上。

“!大人您小心。”一直以来暗中观察的判官立刻跳出来保护阎魔,这可是阎魔大人赏赐的包子,伤害非常惊人,虽然说包子丢在地上才是正确的使用方式…

然后包子只造成了一点点伤害。

“…这是非常小的小鬼,不会伤害到人的。刚才那个是亡魂,也就是说已经死了,所以我才可以在原位召唤出小鬼。”

鬼使白说,“时候不早了,青行灯大人,您是否要回去呢?我们可以将您送回去,也请您将门口那位带回去。”

“好啦,”青行灯摆摆手,“那我回去啦,下次再给你说别的故事。”

“好啊。”阎魔说。“对了,汝的阴阳师的名字是?”

“安倍晴明,”青行灯回答道。

15.

“你起来。”

“不,不起来 阎魔不把手臂还给我我就不起来。”

“酒吞和晴明大人还等着我们回去喝酒,你不要耽误我喝酒。”

“挚友在等我回去吗?”茨木抬起头来。

“他等的可不是你,而是一个强大的,不会因为一点小挫折放弃的妖怪哦。”

“…挚友!”茨木蹭一下站了起来,“走,回去和挚友喝酒!”

“好,”青行灯说,“回去喝酒。”

16.

然后大家一起愉快喝酒了₍₍ ง(*Ӧ)ว ⁾⁾

FIN!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夏の大三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