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EKO

-
未来不可期不可求
而你不可奢共白头

【酒茨】意识流微小说段子集。

突然想写就写了。

私设如山。

长短不一,全凭心情。

没数写了多少。

肉麻的情话有。

以前说过出了茨木就开酒茨车,但是…算了先发点糖(

不虐哦。

“挚友,你为什么一直在看着我…的眼睛?”在他身旁坐不住的大妖怪问道。

“我的眼睛里有什么好看的吗?”好奇的大妖怪,想要知道那个答案,于是他也认真的盯着酒吞的眼睛。

看到了。

看到了飞舞的雪花,看到了血色的夕阳。

看到了白发的大妖怪。

茨木童子的眼睛专注的看着他。
这感觉很好。

他的金色的眼睛里,独留那鬼王一人的身影。

*相合伞/共伞

在地上画下三角。

在三角下方画一条线。

这就是伞了。

伞的左方画下了巨手,伞的右方画了个葫芦。

滴滴答答。

雨穿过树叶落下来,打湿了地面,相合伞的图案模糊不清。

挚友。

他念着那名字,执着的又画了一次,看着那图案溶于大地和水汽。

“你在这里?”

打着神乐借过来的伞的酒吞看着树下那一堆白色的毛茸茸的身影,快步走过来了。

“…啊,挚友!你是特地来接我的吗?”闻声振奋起来,语气里满是喜悦。

“…快起来,身上脏兮兮的。”酒吞童子将伞朝他那儿倾斜一些,为他遮挡树叶缝隙中落下的雨。

“好的挚友!”

和挚友同撑一把伞了,真好啊。

小伞没办法遮挡住两个人,回到寮内时两人都淋湿了,在阴阳师的抱怨中被赶去洗澡。

“奇怪了。”神乐说。

明明给了酒吞两把伞的,为什么他们还是淋成这个样子…

*丘比特

“来吧,射死我吧!”白发的大妖怪对他吼道。

博雅捂住座敷童子的眼睛,忽视掉和酒吞童子并肩作战的茨木童子的呼声。

如果诛邪箭可以对自己人发射的话,他倒是很乐意为他们射出爱神的弓矢的。

轰隆作响,他们身前的敌人倒塌下去。

*穿衣服/披衣服

茨木童子真是有着让人惊叹的意志的妖怪啊。

明明只有一只手,但是吃饭也好,穿衣也好,洗漱也好,全凭一只手就全做完了。

叫人欣慰。

直到酒吞童子来了以后。

茨木的生活自理能力一落千丈,每天早上都是酒吞帮他穿衣唯饭。

已经可以预见养老生活了呢。

*种草莓

和袒胸露/乳的酒吞童子不一样,茨木童子身披战甲,是另一种威风凛凛的大妖怪模样。

盔甲和布料无法遮掩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一些痕迹。

*拌嘴

“你不要去找红叶,更不要去做什么蠢事,不然我绝不会原谅你。”

“我哪有做什么蠢事!倒是挚友你整日沉迷酒色,这样绝对不行!”

茨木没有告诉酒吞,他炫耀般的找到红叶说,他和酒吞在一起了以后,红叶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之后便笑着祝福他们百年好合。

“君子成人之美,”她说,“我也能和晴明大人在一起了。”

酒吞没有告诉茨木,他没办法说。

他的恋人吃醋起来太可爱了,怎么可能不沉迷。

*壁咚

像是攒满狂气,用着日女巳时的酒吞童子把对面推回行动条最顶端一样,酒吞童子背负着那个巨大的葫芦,单手支着墙壁,将身形不显小的茨木童子壁咚在狭小的空间里。

“和我交往,”他说。

*喂食

酒吞童子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在他没有来以前茨木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拿起一个寿司递到身边的茨木嘴边。

“吃掉,”他说。

茨木的嘴一张一合,听话的吃下去。

实在是太过听话了完全不像是调情而是在执行命令啊。

“不用那么严肃,随你喜欢来。”酒吞教导他。

再次投喂的时候,茨木童子舔了舔他的手指。

*扯衣袖

还是孩童模样的,尚显现的毫无记忆的酒吞童子,在茨木童子身边拉住他的衣袖。

“挚友有何吩咐。”大妖怪单膝跪地,低头看着他。

“你看起来很酷。”孩童的酒吞道。

酒吞可以想起从前的事情之后,刻意忽略掉了这一段。

*爱情是盲目的

阴阳师们聚在一起讨论着要给酒吞换掉那身地藏像。

被对面暴击以后单点盾给茨木导致团灭的情况又一次发生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

“挚友你看,这月色甚好。”

是院内的女子对心仪之人告白的情话,也不知大妖怪缘何知了这话,此刻露出一脸期待的表情却甚是可爱,大妖怪金色的瞳孔似是比月光更惹人注目。

“月色再好,也不如你。”

*人家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撒娇

“倒是放马过来。”酒吞笑道。

一声闷响,倒是大妖怪栽进他怀里,仰头笑着看他,“不愧是挚友,牢牢接住了,余生也交付于挚友了。”

你什么时候离开过我身边。

*叫醒服务

姑获鸟抱怨茨木童子每天早上大呼小叫的惊醒了院内的宝宝,请晴明大人将茨木安排去酒吞童子的隔壁。

晴明一笔落下却是直接将两人安排进一处,也使门窗和屋少受支离破散的皮肉苦。

*散步

“挚友,这屋子是你我二人的,这间是姑获鸟同那些小妖的,这间…”

青坊主的屋内,雨女和樱花妖大气不敢出。

*踏青

鬼王带着鬼将,在小妖怪的簇拥下外出赏樱。

小妖身形灵活,不一会就捧着新鲜的花回来,怯生生挪到鬼王身边,将花戴在鬼王头上。

鬼王也不避,由着小妖胡闹 寻思那樱花平日里叫人头疼,但是数支一朵却教人喜爱。

片刻,却听闻远处是沉重的脚步声,茨木童子行走来,肩扛一棵粗壮的樱树,花瓣随茨木动作纷纷扬扬,似是踏着樱雨。

“听闻挚友喜好赏花,吾将这方圆百里的樱花林中最好的樱为吾友献上。”

*围巾合围

茨木童子将从小妖那儿接过的围巾围在酒吞的脖子上。
接着又朝自己脖子上绕去。

实在是太紧实,以至于他附身召出鬼手时差点教他挚友背过气去。

“茨木…”阴阳师叹道,“你们缺什么用品,大可派人来告诉我们,我们为你们准备成套的,也别这样互相折磨了。”

“哪里,”茨木急了,酒吞却先一步将自己部分的围巾绕在茨木脖子上。

“我不冷,你围着吧。”他道。

大冬天还穿着单薄的酒吞,在阴阳师屋内的被炉里舒服的睡着了。

*特别的氛围

下雪时和恋人在一起有特别的氛围,我很喜欢。

下雨时也一样,晴天也一样。

反正在一起的话就好。

“但是下了那么大的雪还为什么要出门啊。”茨木童子,同样缩在阴阳师屋内的被炉里,小声抱怨道。

*私奔

大江山的扛把子鬼将茨木童子不知怎了,气势汹汹去了阴阳师家里要找红叶算账,一去就没有回来。

鬼王也坐不住,背起酒葫芦下山去了。

星熊童子日日盼星星盼月亮也没有盼到二位大人,不知去了哪里。

“橘子真好吃。”被炉里的茨木童子道。

“好吃多吃点,”晴明身边的红叶把装着橘子的盘子推给他。

纸门被拉开,背着葫芦的酒吞冒着风雪出现在门外。

“挚友,要来一起吃橘子吗?”被炉里只露出个脑袋的茨木道。

“这里还有酒。”白发的阴阳师道。

“好,吃。”鬼王便在茨木身边坐下了。

*钻被窝

“挚友,明天起我就是你的室友了。”搬着自己的东西进了酒吞的房间,茨木大声道。

酒吞头痛的拉上被子,把自己裹进去。

被子一角被茨木用角顶开,“挚友,你为何不说话?”

酒吞将他拉进被窝,“睡吧,别说了。”

于是茨木恭敬不如从命,就着酒吞身旁睡下了,东西还杂乱的摆放着没来得及收拾好。

来日方长,以后再说。

*既成事实

茨木童子头发蓬乱满身红痕的出现在了院内找到了一脸状况外的晴明。

他其实只是想问晴明有没有什么驱除蚊虫的药酒。

院里的一众式神唯恐避之不及,姑获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生离死别

神乐红着眼眶哭着出去了。

好像是看了什么写了悲伤的故事的书,最后相爱的人没有在一起。

“无聊。”酒吞说。

茨木却想,如果有哪一天一定要说离别,那么希望再重逢不会等太久。

评论
热度 ( 50 )
 

© HIMEKO | Powered by LOFTER